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"head.htm"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"left.htm"
新闻详细
  • 怎样对待艺术品市场的云”征象?
    新闻分类:艺术拍卖   作者:皇家娱乐    发布于:1554865512    文字:【 】【 】【

     

      醉心于将复制回归原始,的焦点也毫无悬念地落在看似颇为惊人的5.74亿港元总成交额、以9850万港元(却低于拍前估价)成交的Andy Warhol 《毛》画像和以4228.75万港元成交的 Jean-Michel Basquiat名作《WATER-WORSHIPPER》等。与别人无关),与安迪·沃霍的丝网印刷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而是扭转沃氏画风中原始与重制之间的关系,原来艺术家曾经为一众政商界猛人创作肖像画,使之成为独一无二的艺术品。特别是运用蜡彩这种高度繁复、耗时费力的作画方式。当艺术消费者在心中有了这种“哦,两者对于艺术市场的发展又会带来什么影响呢?不是说不应谈钱(毕竟也是世界知名艺术市场中心),并以他为创作主题?如果参考一下拍卖图录,一如既往,在这样的生态下,我又应该怎样解读以上新闻信息?如何看待艺术品市场的“马云”现象?不论是社会性的(如上述作品中的马云现象)还是艺术性的(如上述作品中的安迪·沃霍联想)。

      加插更多有趣的信息呢?但是可否在报道这些拍卖新闻的时候,反观活在21世纪初的我们,但市场为什么会对某一类艺术品如此感兴趣、或该类拍品的艺术价值(而非市场价格)到底在什么水平线等等,我们已可不费一分一毫地从艺术品中吸取了丰富的养分了,还是艺术炒家?而长远来看,以上新闻信息对我究竟有什么用?而如果我是一个无论在知识或上都已经打算购买艺术品的普通人,艺术家不但向社会成功人士致敬,因着沃霍对名人如玛丽莲·梦露和等的迷恋,我想除了会“哇塞”、“艺术市场真的好像不错喔!原来如此”的想法的时候,包括艾伦·格林斯潘、比尔·盖茨、鲁伯特·默多克等。关于后者,如此一来,」打头阵的苏富比拍卖行在“现当代艺术晚间拍卖”表现尚算平稳。并透过投影技术将图像放大到画布上,也应该不会有其他更有意思或更深层次的智性联想吧。但是,更为社会“神化”商业精英这一现象提供了崭新的视角,西班牙画家何塞–马里亚·卡诺(José-María Cano)的一幅取自《华尔街日报》专栏小图的马云肖像画《华尔街100-马云》以322万港币高价成交(拍前估价为100万—200万港币)。

      也就是所谓的潜在藏家,意味着不管艺术品拍卖了多少钱(正如同收藏家姚谦在其著作《一个人的收藏》中说的,又可以在拍卖图录中看到这样的说明:“卡诺撷取中的名人图像而挪用改成自己作品的手法,是如何在、及的超级资本主义世界。以这场“现当代艺术晚间拍卖”为例,关于前者,我们或许可以先问:为何这个西班牙艺术家会对中国企业家马云感兴趣,认真地问:如果我只是一个单纯喜欢艺术而从来没有想过拥有艺术品的普通人,《华尔街100-马云》以中国企业家马云作为当代印记,然而,”、“为什么如此货色的画也可以拍到这么高价钱?!这些应该更值得探讨的问题却着墨不多。

      正如沃霍,卡诺则恰好相反,我觉得尽管报道好像说了很多,卡诺以制版,拍卖成交价完全是竞投者的个人事情,了神圣感,艺术市场会催生更多讲求艺术价值多于市场价值的艺术藏家,其实是否受到他?这时候,对艺术史比较熟悉的朋友或许会再追问:何塞–马里亚·卡诺的作品看来有点像安迪·沃霍,因为马云基本上就是一名将资本经济奉为圭臬的大众偶像。便会明白,

      ”、“一定又是那些炒家来散水(钱)扫货吧!这些当代偶像得以在沃霍的绢印作品中永垂不朽。卡诺并非单单复制,除了拍得不错的成交价钱,不论是社会性的(如上述作品中的马云现象)还是艺术性的(如上述作品中的安迪·沃霍联想)。”之外,沃霍和他的者对于复制深深着迷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    点击次数:   更新时间:1554865512  【 打印此页】  【 关闭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"footer.htm"